化解民企结构性融资难,与关联方债券转让

6月15日,资本邦*公布,公司于2019年6月14日收到了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赣01财保13号)。

6月15日,资本邦公告称,约定在此次可能变更控股权的股权转让完成后,格力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公司可以在已使用的领域内继续无偿使用“格力”商标作为的公司名称、公司标识,就其未来任何投资或扩张的主体和领域等如需使用“格力”商标、“格力”商号的,应由双方另行协商,书面确定。

民营经济的融资难问题,更多地体现为结构性问题。民营企业中的优质头部企业与国有企业一样融资成本低,资金来源渠道广,说明民营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并不是融资难的主要原因。民营企业跨越融资的高山,必须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

《民事裁定书》显示,申请人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被申请人为新大洲控股、黑龙江恒阳牛业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新大洲投资有限公司、陈阳友、刘瑞毅。

据资本邦了解,2005年12月21日,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电器”、“公司”或“上市公司”)与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关于“格力”商标权转让合同书》。根据《商标转让合同》:鉴于公司拟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在股权分置改革的方案中格力集团将“格力”商标无偿转让给公司。商标权转让后,格力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公司仍有权使用转让商标的文字及图形作为公司名称、公司标识,并可在房地产开发项目上作为项目名称使用,除经双方协商一致停止使用,格力集团及附属公司均有权在《商标转让合同》约定范围内无偿使用。

抓住“稳金融”这个核心,优化配置各类金融资源,破除金融机构只顾眼前利益、脱实向虚、监管套利等行为,对于促进民营企业转型发展和持续增长,解决民营企业的结构性融资难题至关重要。

申请人中江信托于2019年5月17日向南昌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新大洲控股、恒阳牛业、新大洲投资、陈阳友、刘瑞毅名下1.1亿元银行存款予以冻结或者查封、扣押其名下其他同等价值财产。申请人于2019年5月13日向南昌法院出具《法院财产保全保函》以其自有财产提供担保。

2006年9月9日,公司与格力集团签署《关于格力商标转让的补充协议》。根据《补充协议之一》:格力集团把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注册的包括中文“格力”、英文“GREE”、图形以及文图组合商标在内的所有类别和“格力”系列商标全部转让给公司;补充协议不视为对《商标转让合同》的变更,仅为对原合同条款进行明确,原合同约定的内容保持不变。

在中国经济发展全局中,民营经济占据重要位置。长期以来,民营经济快速发展,在稳增长、促创新、保就业、利民生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逐步成为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但民营企业在产业背景、信用背书、财务透明度、法人治理结构等方面的缺陷,使其融资渠道并不顺畅。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最难跨越的是融资的高山,特别是面临着金融资源向头部民企集中的结构性问题。抓住“稳金融”这个核心,优化配置各类金融资源,破除金融机构只顾眼前利益、脱实向虚、监管套利等行为,对于促进民营企业转型发展和持续增长,解决民营企业的结构性融资难题至关重要。解决民营经济的结构性融资难问题,需正视问题产生的原因,发挥“稳金融”的核心作用。

南昌法院经审查认为,中江信托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第一款规定,裁定如下:冻结被申请人新大洲控股、恒阳牛业、新大洲投资、陈阳友、刘瑞毅名下1.1亿元银行存款或者查封、扣押其名下其他同等价值财产。

近期,格力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公司15%的股份,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可能将发生变更,具体内容详见公司于2019年4月9日发布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控股股东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公司部分股权暨复牌的提示性公告》。

正视产生民营经济融资难问题的原因

资本邦还了解到,同一天,还公告称,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食品有限公司拟与恒阳牛业、Blackbamboo

自股权分置改革以来,格力集团及附属公司一直妥善使用“格力”商标并切实履行合同义务,未对公司的品牌知名度及美誉度造成损害,且格力集团在所在行业领域内发展良好,一直以实际行动弘扬国企担当,不断提升“格力”的品牌价值与内涵,向市场及社会公众树立了根深蒂固的“格力”形象,对于促进“格力”品牌形象全产业提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民营经济的融资难问题,更多地体现为结构性问题。民营企业中的优质头部企业与国有企业一样融资成本低,资金来源渠道广,说明民营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并不是融资难的主要原因。民营企业跨越融资的高山,必须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金融机构不敢贷、不想贷多是出于对中小民营企业高风险的担忧。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的担忧主要是其信用风险高和逆周期能力差。

enterprises S.A。签署《债权债务转让协议》。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格力集团可能将不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加强对商标使用的管理,维护“格力”品牌一贯的知名形象,推动公司顺利完成本次混改并引入有效战略资源,经双方协商一致,公司与格力集团关于“格力”商标的授权使用维持现状不变,公司拟与格力集团签署《之补充协议》,约定在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格力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控股公司可以在已使用的领域内继续无偿使用“格力”商标作为的公司名称、公司标识,就其未来任何投资或扩张的主体和领域等如需使用“格力”商标、“格力”商号的,应由双方另行协商,书面确定。

信用风险是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第一个担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民营企业的高违约率和高道德风险。高违约率体现在历史数据上,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型民营企业信贷、债券的违约率高,甚至存在恶意逃废债行为,总体诚信度较低。如贷款上,根据原国家工商总局调查,2009至2011年,小型企业不良贷款率分别是大型企业企业的4.86倍、4.22倍、3.88倍,损失类贷款比率分别是大型企业的9.5倍、7.6倍、5倍。在债券上,2018年企业债券违约潮中民营企业占比超过70%。2019年第一季度共有25家企业的49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债券309.88亿元,其中首次违约的10家主体全部为民企。高道德风险体现为还款意愿低,2018年某能源企业在违约事件中,随着国家政策扶持力度增强,变卖资产的积极性减弱,看到国家政策“兜底”便有恃无恐,在获得外部助力后主观偿债能动性减弱,借用政府纾困和金融机构政策倾斜的机会保全资产,最小化自身损失,这是道德风险高的典型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