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凭什么让徐明星赔血汗钱,世界各国政府是如何定义加密货币的

导语:在币安之前,赵长鹏最知名的项目其实是「邮币卡」。

加密货币是什么?是钱?是商品?是证券?是实用性代币,还是别的?至少到现在来看,几乎没有国家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也正是由于各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才导致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等货币在全球市场中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中。

六域链主网上线后推出“Co-Chain计划”,计划中有众多当下热门的概念“一键发链”、“数据及挖矿”、“节点竞选”、“锁仓”等。“Co-Chain计划”支持合作方发主链、发行二级Token并拥有完全自治权,单Co-Chain支持系统有5000TPS的吞吐量。Co-Chain之间可实现互联互通,也能通过智能合约模式实现与其他多种主流共识算法区块链之间的跨链交互。

3 月 16 日上午,多名在 OKEx
上参与数字货币期货的用户,终于无法接受
OKEx 给出的「说辞」,亲自前往 OKCoin
北京公司楼前,展开「维权活动」。

图片 1

计划不仅要推动物联网区块链融合应用创新爆发式增长,同时也提高SDA持有者的权益。生态合作伙伴的质押金锁仓总计预估4亿SDA,这不包括每一条Co-Chain节点竞选的SDA锁仓量。

多家国内媒体跟踪了此事件,比如,博链财经发布的相关报道《数字货币OKEx期货迷局:一起涉及三百多人的疑似诈骗案》。

因此,加密货币缺乏单一的、明确的存在形式。一些国家将其视为货币(如日本、德国),而另一些国家则将其视为不受监管的投机性资产(如墨西哥、丹麦),这使加密货币在金融上相当于薛定谔的猫。然而,当我们站在全球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时,就会发现它们不仅仅限于上述类别,它们可能还属于很多其他的分类。这就是为什么加密货币应该由未来的立法根据其独特的特性来进行分类。

事件起因是这些用户近三个月在 OKEx
上参与过数字货币期货杠杆交易,而这些交易不但没能盈利,却使得这些用户损失惨重,按照当事人的说法,他们在经过多次尝试维权无门后,只得前往
OKEx,采用围堵公司的办法来维权。

图片 2

若只是自己投资判断失误,即使输的倾家荡产,也不应该去让交易所背锅,毕竟在数字货币交易所上还敢加高杠杆玩期货交易,这基本和赌博也别无二致了。

美国:证券、商品、财产、货币

既然是赌博,则需愿赌服输,但让这些用户气愤的是,他们认为 OKEx
作为「赌场」,在这其中「出老千」了。

鉴于世界各国政府在加密货币地位的问题上达成全球共识的难度很大,有必要指出的是,目前在各个国家内部也几乎没有办法对加密货币达成共识,更不用说各国之间的共识了。这一点在美国是最明显的,美国有5个独立的机构都有各自的加密货币分类。

从对受害者的采访我们得知,受害用户在 OKEx 内设置的 50%
爆仓线提醒并没有生效,导致爆仓,交易本金血本无归。

首先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6月份之前,SEC将一般的加密货币定义为有价证券,也就是某人投资于预期回报。例如在今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公开声明,表示它将把任何通过交易所平台进行的交易作为一种证券来加以监管。

更诡异的是,交易本金被平仓就算了,未参加交易的数百万现金也被强制平仓,导致用户全部资金被「没收」。

许多此类平台为交易资产提供了一种机制来满足联邦证券法对‘证券’的定义。如果一个平台提供数字资产交易是证券,并作为联邦证券法定义的‘交易所’运作的话,那么该平台必须作为一个全国性的证券交易所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要么就被禁止注册。

除此之外,当天 BCH 的 K
线快速探底又急速拉升。确实让人不由得产生怀疑,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让他们爆仓。

在宣布这一消息后,比特币的价格下跌了10%,但其他美国当局和机构的声明与SEC有关加密货币是有价证券的说法并不相同。同样是在今年3月,纽约的一名联邦法官裁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可以将比特币和其他货币作为商品进行监管,使它们与黄金、石油和咖啡处于同一水平。

其实币圈老韭菜都知道,这是不良交易所们惯用的手法了,恶意砸盘,禁止提币,甚至突然暂停交易数小时都有过不止一次。

如果上面两家机构对于加密货币的不同定义这还不够让人感到困惑的话,那么美国国税局(IRS)自2014年3月起就把货币定义为了应税财产,当时它宣布称:

当然,这都可以归结为「系统问题」,毕竟只要是「系统问题」,那背锅的就是黑客或基层程序员,就算火烧到公司高层,也只是到
CTO 就为止了。众所周知,OKCoin 曾经的
CTO,就是现币安创始人的赵长鹏。

就联邦税收而言,虚拟货币将被视为财产。

这和赵长鹏有什么关系?

观察家们本以为美国对加密货币有三个独立的定义就足够了,然而还有另外两个机构则把加密货币当作是货币。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是美国财政部负责实施经济制裁的部门,它所参与的制裁包括对某些加密货币(如Petro)的制裁。在今年4月,该部门宣布将以与法定货币相同的方式对待“虚拟货币”,这使得任何处理了经济制裁范围内的加密货币的个人都要承担起诉责任。

2018 年 2
月,福布斯发布的加密货币财富榜,赵长鹏以第三名的身份上榜,成为榜上的唯一华人。距离币安上线,仅过去了
7 个月时间。

同样,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主持非法使用金钱,包括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它在2013年3月更新了条例,条例涵盖了所有“创造、获取、分配、交换、接受或传输虚拟货币”,这需要交易所(被分类为“货币传递者”)来实现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反洗钱(AMC)措施。通过扩大监管,它将加密货币置于货币的概念之下,而其他政府机构则将其归类为商品、证券或财产。

只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赵长鹏在交易系统上的「屡屡战功」让人不禁生疑。

当然,这些分类之间并不是相互排斥的,但它们为那些希望理解使用加密货币合法地位的个人和企业带来了困惑和复杂性。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上述一些机构开始将在加密货币的定义上趋于一致。

图片 3

美国证交会于今年6月最终澄清它不认为比特币或以太坊是有价证券,而是将其重点放在首次硬币发行(ICO)上,这两种货币按市值计算是最大的两种货币。一个月前,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委员Rostin
Behnam发表讲话强调该委员会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之间的合作正在日益密切。

从左至右,OKCoin CEO
徐明星,原 COO
何一(现币安 Cofounder),原 CTO 赵长鹏 CZ(现币安 Founder)

我谈到了我在CFTC和SEC协调规则方面的立场。鉴于大量参与者在两个市场进行了双重注册,同时两机构有很多相重叠的政策,CFTC和SEC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来协调冗余规则从而让市场参与者和监管机构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2015 年赵长鹏从 OKCoin 离职时,可是引发了一场币圈盛大的撕逼大战。

这些措施都是温和的、初步的,但鉴于美国证交会不再将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加密货币视为证券,它们至少缩小了美国加密货币的范围。尽管如此,它们仍然不是法定货币,当然这并没有阻止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以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为支付手段。

赵长鹏声讨 OKCoin、指责其伪造合同、涉嫌洗钱,而 OKCoin
则反指赵长鹏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指责赵长鹏的好朋友 Roger Ver
完全不守承诺,翻脸不认签好的合同。

图片 4

这场撕逼大战最后不了了之,但这段时间的工作,使得赵在交易所开发上的「经验」愈加丰富。

加拿大、墨西哥和南美国家:商品、虚拟资产、法定货币

根据媒体介绍,赵长鹏早年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之后,在东京参与过东京证券交易所开发匹配交易系统,后面在纽约彭博社
Tradebook 做期货贸易软件。

像美国一样,加拿大并不认为加密货币是法定货币。然而,它对虚拟货币的处理方法相对来说要更加一致,加拿大税务局(CRA)目前将它们定义为商品——这一定义似乎在大多数政府机构中都适用。这就是为什么涉及加密货币的购买行为会受到CRA的监管,就好像它们是易货交易一样适用于相关的税务。尽管如此,2014年6月通过的一项议会法案也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货币服务业务”以更新反洗钱法律。而加拿大证券管理机构(CSA)在2017年8月宣布,“许多ICO项目涉及证券销售”。

27
岁的他在不到两年内获得了三次升职,管理着新泽西、东京、伦敦的部门员工。但作为交易系统专家的赵长鹏还是不满足,所以
2005 年他辞职去了上海。

墨西哥也把重点放在了加密货币作为商品的方面。该国政府于3月1日通过了监管金融科技公司的法律,其中包括“虚拟资产”一词(即加密货币)。与之前对证券、商品、财产和货币的定义相比,这是一个公认的模糊定义,墨西哥在3月份的法律规定目前并没有缩小其适用范围(因为该法令实际上还在等待第二轮立法)。然而,墨西哥的一些重要人物在此前的言论表明,政府倾向于将比特币定义为“商品”,墨西哥银行行长Agustin
Carstens在2017年8月表示,由于比特币不受央行监管,因此它是一种商品,而非一种货币。

在这段耀眼的早年之后,赵长鹏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他在上海开了一家名为
Fusion
Systems(富讯)的公司,专门为股票经纪人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墨西哥再往南的国家情况就要更复杂了。委内瑞拉政府在去年12月宣布了石油支持的Petro,并在今年4月颁布法令规定加密货币必须成为涉及政府部门的所有金融交易的法定货币。然而,尽管所有其他加密货币都立即被划归为金融资产和证券,但至今还没有一种货币被宣布为法定货币。更让人困惑的是,委内瑞拉议会只要一有机会就开始反对Petro。在今年3月,该国甚至宣布这种有政府背景的加密货币实际上是非法的,因为它是在没有国会批准和委内瑞拉央行参与的情况下创建的。

很少有人注意到从 OkCoin
离职到成为币安创始人这段时间,赵长鹏做了什么。在赵长鹏官方的 Title
中,只有两家,一家是面向国外的 Fusion
Systems(富讯),一家是面向国内的比捷科技。

虽然对加密货币的不同分类通常适用于上述的美洲国家,但有些分类在其他的美洲国家却不存在。尽管巴西税收办公室此前曾在2017年规定出于税收目的,加密货币应被视为金融资产,但巴西的证券交易委员会(CVM)于今年1月宣布,加密货币在法律上不能被归类为金融资产。在智利,尽管该国央行最近开始考虑具体的监管,但加密货币既不是证券,也不是货币。

在被 OkCoin
指责「交易系统开发不利」之后,赵长鹏却重操旧业,继续做起了「交易系统」的生意。图片 5

在哥伦比亚,金融监管机构还宣布数字货币不算作是货币或证券,而出于税收目的,它可以被视为一种“高风险投资”。当然,这种分类比厄瓜多尔更容易让人们接受。在厄瓜多尔,加密货币不仅不是法定货币,而且也被禁止作为支付手段。

GlassDoor 上前雇员点评「自己简历上的污点」

虽然南美国家对加密货币通常持限制性的立场,但还有一些国家对加密货币保持一定的开放态度。在阿根廷,加密货币不是法定货币,也没有专门针对它们的监管规定。也就是说,根据国家民法典的条款,它们被视为商品。但阿根廷12月的税收法规更新将它们归类为来自股票和证券的收入。

相关文章